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微商学院 > 微商新人 >

疫情下健身教练众生相:有人转战直播有人变微商

2020-02-29 18:07微商新人 人已围观

简介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颉宇星)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众多线下健身房尚未正常营业,健身教练这一群体在这一特殊时期也在谋求转型。中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些健身教练...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颉宇星)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众多线下健身房尚未正常营业,健身教练这一群体在这一特殊时期也在谋求转型。中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些健身教练转战线上健身直播,变身健身主播;还有些教练尝试做微商,在朋友圈售卖蛋白粉等产品。不过,对于健身教练而言,做好微商,无论转型到哪个行业,都得修炼“内功”。

受访教练的朋友圈截图

健身教练纷纷转型

小蓉(化名)是运动科技公司Keep的一名教练,在线下门店关闭期间,小蓉成为了一名健身直播的主播,主要负责教授尊巴舞课程。

“刚开始做直播的时候确实不适应,比如课程整体节奏的把握、内容的设置、互动环节等,都与原来的课堂不一样。”小蓉表示,“一开始在线观看人数不算很多,后来我逐渐适应了课程节奏,也知道怎么调动直播间的气氛了,观看人数就开始增多了。”

像小蓉这样的健身教练还有不少,他们通过线上直播来维系用户,这种方法也是一部分有一定影响力教练的首选,他们通过抓住线上流量机会,吸引更多潜在用户,在疫情过后再逐步转化为目标用户。

还有一些教练转型做起微商。由于目前线下场馆尚未营业,很多健身房的现金流非常紧张,很多健身教练都没有领到工资,例如近日连锁健身品牌金吉鸟就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有网友在相关评论区提到,金吉鸟从去年11月起就没给员工发放工资,一部分教练只好选择在朋友圈里卖健身补剂等产品,试图通过这种小成本的运作方式赚点小钱。

张伟(化名)本来是英派斯(002899,股吧)健身房的一名教练,疫情期间健身房闭馆,他只能拿到基本工资,然而这对有房贷压力的他而言基本上是杯水车薪。于是他在朋友圈里群发一些健身补剂广告,以赚取更多收入。他告诉记者,从春节到现在,光卖健身补剂已经赚到了4000元左右。

“我现在真的挺难的,因为有信用卡、房贷要还,过年的时候人情来往也少不了开销,目前收入又非常少,做好微商,做微商也是没有办法。”张伟说,“等疫情过去,我还是希望可以继续从事健身事业,不过健身教练这一行风险太高,我需要重新考虑我的职业规划。”

健身教练需要修炼“内功”

健身俱乐部资深运营管理专家任毅对中国商报表示,这次疫情带来的行业变化让一些健身教练措手不及,也有一些教练将这个特殊时期作为跳板。

“健身教练的主要工资组成部分就是私教课程提成,没有私教课程提成就相当于没有收入来源。在现在的特殊时期,那些平时综合素质较高的教练与用户之间的黏性比较强,所以他们基本上不用担心疫情之后的收入和续课率,如果他们再稍微懂一些直播技巧,还可以提升自身知名度。”任毅表示,“相比之下,那些专业能力和综合素质不强的教练的收入会呈断崖式下跌。所以对于健身教练而言,修炼‘内功’是非常重要的。”

健身品牌也意识到了教练综合能力的重要性。据了解,一些健身房在疫情期间都开启了培训课程。比如近期团课健身房Shape一周五天每天都会进行1-2小时的内训。该品牌把特殊时期转化为教练团队的集中充电时间。此外,Shape宣布,将在今年5月前新招200名教练。

健身品牌乐刻的CEO韩伟也向媒体表示,乐刻会利用抗击疫情的时间做好教练培训,这同样是对未来提高竞争力的一种储备,一旦疫情缓解,乐刻还是可以按公司节奏推进各项业务。

任毅表示,整个市场对于健身教练的要求还在不断提升,健身教练不仅要具备专业的素质,还要具备更多互动技能、销售技能,在日常生活中的技能储备是非常重要的,厚积才能薄发。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Tags: 直播  转战  有人  变微  健身  教练  众生相  疫情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044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