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旷神怡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39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8448
阅读:0回复:0

证言 vzrt1k15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6-12 21:51

一    

  ,看来只能从生活问题上打开突破口了。曲队长对胡队长说。李长海这老小子,属茅楼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胡队长点头。当支书从土改一直当到现在,霸道惯了。    

  弄了十来个女人,就是没有一个举报的。曲队长很是忿忿然。    

  曲队长是县工会副主席,是农村干部出身。胡队长是县计生委副主任,也在农村干过好几年。都颇有农村工作经验。    

  我看就从那个最浪的小浪娘们阿兰身上打开缺口。胡队长说。    

  阿兰?是不是就是那个叫那兰的女人?我禁不住问:因为我在村口上见过。    

  嘿嘿一笑,跟曲队长交换了一下眼神,就把一双细眯眯的眼珠盯住我说:我看就让小乜去。那小娘们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曲队长就也把一双肿眼泡的大眼珠盯住我说:小乜,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只要能从那兰手里打出来证言,就能把李长海那老小子治住。    

  叫我去?不行不行-----我连连摆手。    

  咋的?大学生?怕那小娘们把你吃啦?    

  肿眼泡和细眯眼珠四只黑白眼仁一齐盯住我。    

  可是我心里头还是十分地打怵。    

  我是因为红布村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缺人手,被从县文化馆后补充进来的。一进村口,就见三四个妇女,正七手八脚地把一个男人按倒在地上,一边咯咯咯疯笑着。其中一个妇女解开衣大襟就把一个鼓鼓的奶子拽出来,把一个红红的就要往那男人的嘴里塞。那男人死劲挣扎着,却被几个女人死死按住,动弹不得。其实那妇女也并没有真正把塞进那男人的嘴里,只是在他那厚厚粗粗的嘴唇上比划了比划。妇女们就尖叫着疯笑,笑得前仰后合。那男人却乘机不楞一下跳起来,撒丫子就跑。    

  我一下子站那儿愣住了。其中一个年青女人一扭头看见了我,一对黑亮亮的眸子一道闪亮亮的光射过来。我的脸却一下子胀得通红。    

  那兰!那个小白脸你认识呀?    

  几个妇女也齐刷刷地把目光盯住我    

  我更加不自在起来,一时竟忘了应该问大队部在哪儿。。    

  那个叫那兰的年青女人却噗哧一声乐了,一双黑黑亮亮的眼珠直直地盯住我说:你八成是工作队新来的吧?是从省城分到咱县的大学生吧?    

  我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她却把细细的嘴角朝旁边一歪:那儿,那几间最高的大瓦房就是大队部。工作队正没黑没夜地在那割资本主义尾巴呢。    

  细弯弯的眉梢却挑了二挑,眼角边上射过来的一道亮光,似乎也跳江苏最好白癜风医院了两跳,像似有似无地藏着一丝揶揄。    

  我赶紧请问专家无花果叶子能治疗白癜风吗扭头往大队部走,却老觉着后脊梁上有一双亮亮黑眼珠斜睨着幽幽地盯着,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电影《英雄虎胆》里刘晓棠饰演的阿兰。不也是这样的一双幽幽的黑眼珠吗?鼻子眼睛眉毛嘴角------也那么像------    

  二    

  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村后街的一家秫桔杖子门前。想问一声“家里有人吗?”,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想去推栅栏门,伸出去的一只手又缩了回来。正不知该怎么好,却就听见院子里一个响脆脆的声音说道:哟,是大学生来啦!快进屋!。不知什么时候那个阿兰(那兰)已经推开院门,站到了我眼面前儿。正闪亮着一对黑眼珠盯住我。    

  屋子里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她拿起一把扫炕条帚扫了几下千疮百孔的炕席,让我坐在炕沿上。又把烟颇箩推过来,叫我自己卷旱烟抽。我赶紧摆手说我不会抽烟,她就又把一颇萝毛嗑儿(瓜子儿)推到我跟前,叫我嗑瓜子儿。又去沏了一碗白糖水端过来,塞到我手里。    

  我欠起身,说了声谢谢。正在寻思该怎么开口。她却斜睨着眼珠儿瞅住我说:是让你来打证言的吧?    

  我却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烧,脸颊也一定是红红的,不自觉地躲开她那直直射过来的火辣辣的眼神,却又赶紧点了点头:是——是想了解你和李长海,你们-------    

  我不知该怎么表达那个意思,因为直到走到她的家门口,我也没有想好该用什么词语询问那种事儿。一直在心里抱怨两位队长不该派我来打这个证言。所以一时更不知道该怎么引入正题。好不容易从兜里掏出笔记本,却又怎么也拧不开钢笔冒。    

  那兰却噗味一声乐了。从眼角边上射过来的目光,又似乎带上了那一丝似有似无的揶揄,嘴角一歪说:    

  你是不是想问我和李支书搞破鞋的事?    

  一句反问,使我更觉得脸颊上一阵火辣辣地烫,竟有些结巴起来:    

  是,你和李长海------你们两个人之间------    

  我还是没有能想了解下用无花果能冶白癜风不想好用什么词语来直接又委婉地表达那个意思。却就见那兰眯缝着黑眼珠瞅着我,嘴角一歪说;    

  你是不是想问,我们两个人在没在一块睡过觉?怎么睡的觉?一共睡过几回?是谁先和谁睡的觉?是吧,乜同志?    

  我好象被问楞住了,张了几张嘴,却不知该怎么接她的话,却又似乎是下意识似地点了点头,终于还是嗫嚅着说:    

  想请你辽宁白癜风医院地址,详细说说,情况-------    

  我终于拧开了那该死的钢笔冒,手指尖却不知怎么竟有些发抖。    

  那兰那一对黑如墨的黑眼仁和白如雪的白眼仁又交替地上下翻动着,忽然问道:    

  乜同志,你结婚了吗?    

  脉脉的一对眼珠直直地盯住我。    

  我-------    

  我一下子卡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兰却又噗哧一笑,细细的眉俏挑了两挑。    

  你还没和女人睡过觉,是吧?    

  那么你是不是想问我,我和李支书是穿着衣服睡的觉呢,还是脱光了衣服睡的觉呢吧?    

  我只觉得脸颊烧起了一团火,涨红的脸大概一直红到脖子皮肤划痕法治疗局限型白癜风根上。    

  你,你严肃点!    

  我想大声斥责她。可是从嗓子眼里吐出来的这几个字,连自己都觉得是软绵绵的。    

  那兰却又咯咯咯乐了。眼角边上竟闪动出几个泪花花。    

  其实我不光和支书睡过觉。和好几个男人都睡过觉呢。    

  什么?你!?——    

  我一下子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    

  她却还是咯咯咯乐,眼角边上的泪花花竟闪动着晶亮亮的光。    

  你,还和别的男人?!——    

  我更为震惊。    

  有县工会的曲主席,计生委的胡主任------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我不能不打断他。因为她说的这两个人正是我们工作队的两位队长`。    

  要不信,你回去问问你们两位队长。    

  那兰嘻嘻笑着。一边嗑着手里的瓜子儿,依旧拿那总像是带有编辑评语这篇小说是根据一个真实故事写成的。只是那以后,我便和她们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她们母女的命运如何。但愿她们能有一个好的归宿。我前一篇小说《残疾》,也是我经历的一个真实事件。只是不知道那位盲人音乐这现在何处。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二泉映月》小泽争尔曾说过,听《二泉映月》,应该跪着听。(作者自评)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