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这个词让人听了以后有一种特别的温暖。感谢存在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它会成给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感谢不需要金钱 不需要物质上的所求,用那无言的行动你温暖他的心。感谢会加深朋友间的友谊,会增加温暖的亲情。感谢会让你变的快乐,回让你的生活变的幸福,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要学会感谢。 ... 全文

8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最后一场春雪【作者文集】【作者资料】共计11896字   最后一场春雪 ——苍箫独笛 紫云今天感觉很累。 下班后,张主任不怀好意地冲她笑,又用近似命令的口吻邀请她吃饭。她本来不敢拒绝,毕竟是顶头上司,但看着他那双已经被欲火烧得放大了的瞳孔,还是壮胆谢绝了... 全文

58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无语 沉默…… 无语 ——莫凡 第一次见识到,这个社会是如此黑暗,在跨过医院门槛的那一刻,我听见自己的泪水掉讲解儿童白癜风的危害所在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哀鸣。一瞬间,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间支离破碎。我佩服母亲的坚强,那份执着和忍耐,我没有,是因为从小到大我都在... 全文

昨天23:5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唐卡是谁将心交给神?谁的领地拂过神的目光?谁在小心翼翼临摹你的神情、你的话语?是无数次磨难,使你内心找到依托。在青藏高原上,你的内心就是一座佛庙,试图把爱的话语搬运人间。松茸松树的耳朵,仿佛生来就要倾听大地。警觉的耳朵。警惕采菇藏民的脚步声。捉迷藏似的。将身子一藏再藏。藏在枯枝腐... 全文

昨天23:5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童年往事悠悠 白斑病专科医院的具体是在哪里<共计1134字> 人的一生,最美的不过是童年! 半个月,挽救天使宝贝的笑容! 童年往事悠悠 ——冬日雨荷       转眼已到不惑之年,所未人到人中年,更加怀念童年的琐事,... 全文

昨天23:4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在繁华的人流中发觉一朵幼朵,嫩黄的蕊,却是叫人生疼,寒风来了,有点怜悯。  你却说,那是粉色的东西,很暧的样子。  你喜欢的颜色,都是在这样如春的气候里,虽然己过了十月十五了。  小时,我最厌着这个时期,冻着我无奈的童年,我将小手放在厚厚的棉裤口袋中,却还是将一双小手冻的疮疮孔... 全文

昨天23:4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铁 轨 铁 轨 ——风只与雨诉    安生对七月说:总有一天它会带我离开这儿。 你对我说:总有一天我会被它带走,然后像安生一样,永远不回来…… 因此,我很讨厌铁轨。所以,我也讨厌和它性质相同的东西,像车站,像机场,每一处集中离别之人的地方,我都讨厌。 高... 全文

昨天23:2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常听人说,好发表意见是知识分子的天性。不管言者是褒是贬,是指责是赞扬还是理解,我都认为它不失为一句实话。拿本人来说吧,一辈子从事教育工作,喜欢思考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教育问题,就不免有些自己的看法;有看法就跟同事切磋,切磋之不足,就想形诸文字与更多的人交流,这就要投稿。本人... 全文

昨天22:3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又见月圆中国有几家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又见月圆 ——刚仔 又到了十五满月的时候。 躺着,一任淡淡的月光顺着窗棂无声无息爬伸进我的小屋,齐齐整整温温柔柔地散落在地板上和我的脸上,于是人居然一时没了睡意。翻身下床,也不开灯,生恐惊扰了这月色美丽的梦境,只是借了... 全文

昨天21:3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女儿说想吃杨梅罐头,于是,我便领着她到商场买了两瓶大瓶装的罐头回来,看到女儿吃得津津有味地,便总是想起自己小时候想吃罐头的情景。 记得小时侯,我有个最大的愿望:长大后,挣钱了,买一堆山楂罐头,一定往死吃个够。虽然,现在听来可笑,但那时候,这还真是个无法实现的奢望。... 全文

昨天21:1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谁,问世间情为何物,我,仍是你麾下的人,你,仍是我笔下的人。题记倾城若暖,搁浅的思绪,又飘漾起来,我还是想你了,爱不是说断就断了,也不是说忘就忘了,时过境迁,我红色五月·爱心传递 白癜风“春生夏长、科学防治”大型公益活动,仍是你麾下的人,你,仍是我笔下的人。南国... 全文

昨天20:4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雪夜归途 雪夜归途 ——三德 大东北的雪是出了名的白,也出了名的冷。大东北的月也不如江南的有诗意,翻了一大堆的古籍诗稿也弄不出几句写大东北的月的,想必它也是习惯了被人冷落。但在文明的长河中不免留下了点遗憾。或许大东北的冬太严太寒,一切都是是那么的直白,就像东北的... 全文

昨天20:1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馨儿大学毕业后在N城打工,在遇上凌之前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可就是这个她深爱的男人给了她毕生难忘的痛。 他们是在工作单位认识的,初见凌的时候馨儿并没有对这个男人有深刻的影响,凌长的并不高,也不帅,脸上有着... 全文

昨天19:5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长焦镜头里的咏叹调 长焦镜头里的咏叹调 ——真人 跑了一天的确很累,原不准备再写什么东西,但是,一天的所见所闻,在清洗了一番之后,留在心中总是痒痒的,我坐在案前,拿起笔,觉得笔有些沉,思绪有些不同往日,写了几句话便觉得后悔,看来应该上床去睡,把今日的一切全埋藏在... 全文

昨天18:3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岁月 岁月 ——小溪流   你说岁月是最令人痛恨、最令人热爱、最令人无奈的谜。因为你在岁月中,想学三毛到撒哈拉去潇洒的流浪,做一朵自由自在的云,脱去尘世所有不闪光的虚,做最最真实的自已,又想在青春的岁月不虚度光阴。男子汉、女强人,都应该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名垂千... 全文

昨天18:2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再见,小时候 再见,小时候 我一直在做一场梦,一场梦每一天都在我脑海中徘徊,华美而绚烂,如风,如光,如一树树燕的呢喃,如人间四月天,他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宝物,是我幸福的伊始,是我微笑面对的每一天的动力,是我精神的图腾。其实,那场梦并没有特别,那场梦的名字叫... 全文

昨天18:1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当年,元好问去并州赴试,途中遇到一个捕雁者。这个捕雁者告诉元好问今天遇到的一件奇事:他今天设网捕雁,捕得一只,但一只脱网而逃。岂料脱网之雁并不飞走,而是在他上空盘旋一阵,然后投地而死。元好问看看捕雁者手中的两只雁,一时心绪难平。便花钱买下这两只... 全文

昨天16:0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天气晴好,墓地的杜鹃花该开了吧? 父女俩没有坐扫墓的专线车过江去,那种车子站票都要二块,坐票还要再加一块。他们就坐通常那种到郊外的公交车,票价是一块钱,还没有专线车那瞎赶热闹的拥挤。车到上大坡的路口,在加油站下。剩下一段长路需要步行,父亲对女儿面露抱歉,女儿笑着说... 全文

昨天15:5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今年的雪怎么会这么多,难道是我的思念太多吗?天空中挂着月亮还飘着飞舞的雪花,这奇怪的天象倒是我头一回遇见。孤零零的一个月亮,没有众星陪伴;一群群雪花,似无声的蜜蜂,东来西去,上下翻飞,很是张扬。地上一条弯曲的小路,早已被雪覆盖了整个身子,在这条小路上还踯躅着一个连影子都没有的我。... 全文

昨天15:4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荼蘼花伤 在小雅眼里,夕阳一直是一种颓靡而荒凉的存在。她总会不知觉地在黄昏到来时泪流满面。小雅听说过,有一种病叫黄昏抑郁症,小雅想,也许她是患上这种奇怪的病了。 可是阿真对此不以为然,她甚至认为这只是小雅矫情的表现。 阿真对所有小雅表... 全文

昨天15:2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